bodu.com

科研工作者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全球共生宣言

 
 
全球共生宣言
 
今天,中国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世界又一次站在历史的重大关口:
无论是忽然涌现的自然预警,还是突然紧张的领土、领海争端,还是继续恶化的全球经济形势,特别是人类精神疾患的倍数增长,社会信任、国家互信的弥散之虞,都向我们表明:这是一个危机四伏、过度紧张甚至剑拔弩张的时代。
就全球而言,经济金融危机、贫富悬殊危机、政治伦理危机、社会认同危机、价值信仰危机、天人关系危机、思维方法危机、灵肉错位危机、民族种族危机等九大危机,都已经到了极其严峻的地步;就我们身下这片土地而言,信仰失缺、资源失度、经济失衡、社会失序、文化失常,已经成为阻碍社会经济发展的毒瘤。但是,另一面,技术闲置、智慧放逐、流动性泛滥、创造力压抑、激情得不到释放,已经是全球化时代的真实写照。
全新的挑战、崭新的时代,呼唤全新的思想!
我们稀缺的不是资源、技术、智慧与激情,而是共建共享的合作心怀、资源整合的全局立场、团结一致的意志与行动、以及点燃全球激情的创意设计、集成方法、及此之上愿意寻求更好解决方案的心灵。
无论是贩夫走卒,企业主还是工人,或是党政领袖,只要静心地审视生存发展的真理与真实,都必须承认我们遭遇甚至是正在制造一个难以逾越的大问题、大难题:如何集成当今最好的技术、资源、思想与智慧,实现与自我灵魂、与人际组织、与国家政府、与自然存在之间紧张关系的和解。
共生,天堂向左;共死,地狱往右。端看我们的意念与行动。
(一)生物界:共生内化导致进化,它与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相伴随
内共生,endosymbiosis,是指两种不同生物紧密相联地生活在一起并相互受益的稳定状况,是通过一系列相互关系的整合,化解个体间的冲突,融洽局部与整体的关联,构建整体维系,并通过共同利益的构建来实现个体利益的最大化。无论是植物界的地衣、藻类跟真菌之间,还是动物界雄体与雌体之间,都存在着典型的内共生。人类共生是生物共生的高级形式,是由合作发展而建立起来的一种新型个体际间及个体与整体之间相互纽结的复杂性关系。
自然界弱肉强食的过程中仍然包含着强者对弱者的依赖。真核细胞中的叶绿体和线粒体就曾经是被强者吞食的弱者,但当两者融合一体后,就建立了稳定的相互寄生关系,利益争夺变成了一种内部分工。显然,共生内化使冲突的双方和谐相处。通过分工和一体化而实现目标的整合。这种为整体利益而构建的协作机制促成了共生进化。从原核生物到真核生物,从单细胞生物到多细胞生物,生物个体的功能多样化和复杂化以及有机体组织规模的扩大化,都是由这种内共生进化的结果。
19世纪中叶,达尔文创立了生物进化学说。他认为,生物之间存在适应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自然选择。达尔文认为:生物正是通过自然选择,从低级到高级,从简单到复杂,从种类少到种类多地进化着、发展着。这个看似简单的进化原理仅仅基于他的博物学直觉,原本就没有上升到严格意义上的科学。自然选择作为一种自然生态事实,只能确定为一种生态学上的优者与劣者的“下向因果”关系。由于“下向因果”关系与起源和进化存在逻辑断点,因此由自然选择导致生物进化的学说不合逻辑,不存在必然性联系。
(二)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艰难追求共生的历史。
   人类从猿群中艰难而辉煌的逸出,并能在今天全球大部分山水中生产、生活和徜徉,亦表明基于分工的合作、基于利益的互动、基于信仰的扶持、基于亲情的帮衬,自然自发的“共生”始终是人类前行中不可或缺的精神纽带,甚至是生存的本能。人总是寻找成本最低、快乐最高的生存方式,而共生就是这样一种生存方式!
在氏族部落期间,基于血缘纽带、基于合作与同情心本能的拓展,族群的认同,责任与义务的认知,诞生了人类最初的内部共生;当然,在内部共生的同时,或者为了保证内部共生的成果,在氏族部落之间、在人与动物之间,人类往往伴随着残酷的斗争与艰难的博弈。当氏族种族部落内的共生机制所形成的凝聚力无法抵御氏族部落之间的外部利益博弈,人类社会就进入到民族-国家形态。
进入民族-国家时代,基于民族认同、文化共享、利益互联、地缘政治和国家制度,人类在民族国家内部建立了基于政治秩序的社会共生机制。从十八世纪到二十世纪,随着工商文明对农耕文明的革命性扬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全球市场的出现、全球技术的互联,各国产品资源、生活方式、政治制度与民族习惯之间的深层博弈变得空前激烈。在局部地区陷于经济、金融、社会与种族危机之际,这种博弈就显得更加白热化。换句话说,民族-国家共生认同的机制已经难以适用崭新的全球化时代。
(三)人类社会,已经到了走向全球共生和强共生的时代。
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中,对自然进化过程进行的各种各样的描述,支持了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意识形态偏见。在达尔文的进化论问世之后,斯宾塞提出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张扬“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观点,并以此解释社会现象。基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严重后果已经被深刻认识。
在由达尔文竞争与选择的进化论误判统治着的那些个年头中,人们多用竞争的眼光审视世界,而把合作的进步意义忽视了。其实,即使是完全基于竞争目的的合作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合作的进步意义。人们基于局部利益优先的选项,强者总是不愿与弱者共生。但自从人类走出丛林,建立社会,懂得和睦相处的价值与管控,这种和平的维系也就保障了个人意志对自身行为管理的自决权。所以,一切合作都须经双方自愿,只要有一方不自愿就不能合作。共赢是合作的底线,合作是共赢的维系。尽管共赢中可能存在不公平的分利关系,但不能使合作的任何一方不带来一点点那怕是少得可怜的合作利益,更不能使其中的任何一方利益受损,否则合作的受损方就会使用自愿否决权。这意味着共赢是合作的底线。而合作是人类社会共生最基本的组织形式。一切非共生的思想与行动,该因局部势力对整体维系的僭越,并冲击着共生底线,使人类社会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都处于由共生底线维系着的弱共生社会,并不断地在危机的两极间波动与徘徊。从危机到转机,人们必以理性的思维、判断与行动,关联到整体机制的修复,引导由共生底线律支配的社会前行到自觉的创意与创新来构建理性与科学支撑的公平正义,以构建公平正义保障下的强共生社会。否则,危机与危机相乘,只会造成巨大复杂性和灾难性的全局性危机,其释放出巨大破坏力而致无数个体生命和家庭造成伤害,留待人们日后反思,并鞭策着人类社会从弱共生社会走向强共生社会。
建设强共生社会,那是理性取得全局胜利的那一天,那是人类自觉遵守和维护共同利益,并与各自争取个体利益相得益彰的那一天!当个体与个体,局部与局部在全球范围内建立通向公平正义的全局关怀的联系和机制的时候,那是强共生社会的环境与保障,也是最后归宿。
二十世纪,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条道路上汇合,从对立到融合,开启了二十一世纪走向共生的伟大智慧。今天,号角已经吹响,它号令我们,要消灭的不是所谓的“敌人”,而是利益冲突的机制,和狭隘、愚蠢、得不偿失的思想与方法,以及认知与行为的立场错误。用整合攻坚,多重化的共生构建,释放整体涌现效应,建设公平正义的全球秩序,这是通向共生的唯一途径。
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已经被无情却又有幸地抛入了地球村的纪元时代。二十世纪已经为全球化时代做好了一切市场、技术、组织、机制和意识形态方面的准备。两次世界大战,在造成无数生灵涂炭的同时,也极大地推动了全球市场的形成;联合国的成立及其宣言,虽然经历各种挫折,但毕竟已经成为国际间可以依赖的全球治理机制;WTOWHOIMF等国际组织的成立,上合组织、金砖五国、北美自由贸易区、东盟自由贸易区等多边地区性组织的逐步成长成熟,各国之间的双边战略关系的确立深化,为全球、区域和双边的政治经济贸易文化提供了协调机制;核武器与互联网的发明运用,使得人类从未有过地联系扭结在一起。这个时代,不共生,就可能共死。全球共生,已经成为不以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时代大势。
我们必须谦卑地承认,尽管我们的身躯已经站立在二十一世纪的土壤上,我们的双脚已经在二十一世纪的技术集成上游走,但我们中的许多人仍然让自己的大脑滞留在二十世纪甚至十九世纪的斗争哲学、竞争法则、零和博弈中,迟迟不肯、不敢、不愿,让它呼吸新鲜的空气、阳光和水分。
我们——一群来自不同行业不同背景的共生论者、共生学人、共生主义者、共生哲学作者,或将人生思考学术与志业定为为人类共生而努力的同道们,于2012714日在中国北京首次集合,讨论怎样从眼下越来越不共生的现实社会找出一条人我共生、人社共生、人天共生的道路。
我们的主旨很简单,我、你、他,我们、你们、他们,大家都要活。集合优化迄今为止并以此旗帜而涌现的一切技术、方法、制度、智慧与思想,实现众人共生同乐的道路,就是我们的主旨。
因为我们深信理性、人性、灵性的力量终将战胜非理性、不人道、无信念,以及一切导致人间不幸的偏见和蒙昧。
因为我们深信,人生来不仅是平等的,而且是善良的,只是对立的主义、利益的说辞、思想的贫乏尤其是智慧的捉襟见肘,分裂了人群、民族与国家,让世界上永久处于少数利益既得者一直控制着、压抑着绝大多数的普通大众。今天,所谓的“二八原则”,进入到社会领域尤其是社会分配领域,成为不可动摇的科学律令,成为时代的“伪共识”。是我们重启朴素心灵,面向真实需要与崇高追求的时候了。
因为我们深信,我们的选择是符合未来人类的终极选择,我们的声音将在全球得到最广泛的共鸣。它是世界包括各大宗教伦理在内的一切信仰的共同追求,是政教派族的诸种主张的最大公约数,是让人类不再相互残杀的理论,是让人心免于恐怖的定心丸,是让世界和谐幸福的镇定剂。
我们呼唤人类自身和自然界的共生从天然共生、自发共生走向自觉共生。
我们呼唤,人类共生价值成为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成为全球社会的共同理想。那种从共赢出发,走向公平正义的无止境的追求,推动着人类社会从孤独、分争、内耗的人间地狱走向“不同而和”的大同世界,走向共生,走向一体化。全球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为敌。让公平正义的阳光驱散乌云,温暖人心,众人同乐,没有敌人。
作为中国人,面对国内的经济、社会与政治困结,我们希冀以共生价值作为导航仪,实现纾困之智。
面对经济新一轮下行的巨大压力,用共生价值为新一轮危机导航,开启以大系统、大生态、大循环为特征,以绿生活为目标,以整体效应开发为动力的第六次产业革命。集成智慧与精细分工,实现系统科学的应用技术化和产业化,实现创意大发展,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以节能、经济、循环、安全、生态、绿色与资源高效利用对接蓝色经济战略,利用信息空间和网络技术对传统资源进行有效组合和放大,重构生态系统,以时空配置和闲置经济学,将城市过剩的技术、资本、商业模式与乡村闲置的资源相乘,构建工农共生体,以乡村就地城市化、庄园化为蓝图,联动城市多元乡村化,创造性地化解城市青年人蚁族化和乡村空心化。只要民生经济内生了,内需就会源源不断;只有经济内生了,供给才会主动制造需求!
面对眼下财富分配机制引发的社会不平等,用共生价值为导航,以责、权、利关系的共生构建为切入点,推动公平正义的社会治理结构的改良,开启社会建设与经济建设双中心双轮驱动的社会系统改造。大力发展公共产品的生产与供给,促进公共产品生产与供给的地域化、精细化和产业化。充分发挥社会主义的原义和本义中“社会优先、以民为本”的内涵,以社会建设为中心,努力创造一个既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意志心情舒畅,生动活泼,团结友爱的社会,把社会建设、社会发展和自主创新提到政府工作重心转移的高度。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基本完成、加入WTO组织十年过渡期结束后,有必要有基础,在尊重和发挥市场作为资源配置基础性功能的基础上,充分引入创意、创新、整合的文化产业化机制,构建市场与政府间的新型合作桥梁,实现以公平正义优先、以民为本、权为民所用的社会建设原则。并以此驾驭以“资本优先、资本为本”的市场原则。
面对当前政治伦理危机,在完善规范社会治理结构的同时,培育公民意识,强化监管和考核体系,建设公平与正义创建、维护和发展的社会共建、共享、集成的社会治理机制和公共产品供给的企业化机制。在大力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系统战略中,重建政治清明、官民互信,重塑文化自信、重塑国民意识。加强国民的自我教育和社会教育。建立国民自我教育、互助教育、互帮互带体验教育的常态化和制度化机制,使社会教育进入到民众的日常生活,开启文明时代道德的维护和创建之新风。
面对当下政治改革共识维艰、举步犹疑所耗散的社会激情与创造动能,以共生价值为导航,以共议、共创、共享为核心原则,链接互联网时代的信息优势,借助于网络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互动互济,联动高校、研究院所与全球性智库,打造中国政治改革的集智机制。以经济、社会、产业与文化建设等诸问题为政治改革试验田,集结城乡智慧,打造共治平台,探索政治改革的新出路新方法。
作为一群以天下为己任的共生学人,面对全球政治经济社会困境,我们有如下基于中国立场与全球情怀的呼吁。
一、以共生价值为导航,推动最不发达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创造。集结全球有志者的意愿、资本与梦想,将发达地区的闲置技术、资本、人才与商业模式与最不发达地区的人力、土地与生活智慧相乘,创造二十一世纪人类合作共生的新典范,给这个科技昌明却人心紧张的时代,以特别的温暖、慰藉和鼓励。打造全球崭新的经济互动模式,并以此为核心案例,让共生经济学引领全球迈入新时代。
 二、以共生价值为导航,开启人类东西、南北之间的新对话。以“我活、也让你活”的朴素理念,以生物多样性、文化多样性领域的共识,切实推进社会制度与生活方式多样性的共识。
三、充分发挥以中国农耕文明生活方式为典范的各国传统文化的粘合力、亲和力和影响力,驾驭日益涌现的现代技术,打造人类面向不确定性与复杂性涌现时代的共同家园与存在皈依。
四、以地区共生价值为导航,实现地缘政治的和解。以经济为导向,以文化为粘合,以共同价值为准则,以实现冲突或潜在冲突地区所属生民的安全、幸福、认同为最大前提,扩大互相认同的共识半径,以最大的克制,彰显地缘区域价值为共识公约数,实现地缘政治的和平安宁、合作敦睦。
二十世纪的科学巨人和人文巨子爱因斯坦,忧心忡忡却又满怀期待地提醒我们:“你不能用跟造成问题的思维相同的思维,去解决问题”。二十一世纪,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世所罕见的,但我们拥有的智慧、技术与能量也是罕见的,我们更需要以世所罕见的创造与心田,迎接共生时代的到来。
为了国人和人类能够走一天沐浴在共生智慧的光芒下,幸福安康、和谐友好地生存生活,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放下一切成见、偏见和狭隘,为全球共生的伟大事业振奋起来、行动起来呢!
 
 
 
本文稿为2012年7月14日,第一届全球共生论坛会议上由戴明朝博士宣读的会议宣言文本经会后大多数参会代表和未到会的专家学都审议修改后形成的最后文本。宣言起草人戴明朝、胡爱生、吴飞驰、胡晋源、于真、袁年兴、瞿麦生、朱健国、欧阳君山、梁勋、朱厚熹等, 还有桂起权、魏宏森、杨立雄等未到会的代表也提出了宝贵的意见。
 
有修改意见,请与我联系,QQ497056643
 
 
 
 
 
 
 
分享到:

上一篇:李宏君:科学发展向度下的政治体制改革

下一篇:于光远院士对我们课题组研究第六次产业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